普伊闯入澳网四强

前一周熙熙攘攘的球员餐厅,渐渐变得空落落。越来越多的人,打道回府。大满贯的尾声,争锋愈烈,气氛愈灼,孤独,也愈甚。这份孤独,对于下个月即将年满25岁的普伊来说,却是如此陌生。昨日普伊以以7比6、6比3、6比7、6比4战胜了加拿大猛将拉沃尼奇,职业生涯首次闯入大满贯男单四强。这匹大黑马,对自己的突然觉醒始料未及,比起胜利本身,他说更重要的是:“我终于又找回了打球的快乐。”

图片 1

图说:普伊职业生涯首次闯入大满贯男单四强 图IC

旧魔咒

没有人想到普伊会在墨尔本的这个盛夏里一鸣惊人。毕竟,他身上还背负着如此沉重的旧日魔咒。

在2019年之前,普伊参加过五届澳网争夺,未尝一胜,统统于首轮打道回府。而面对昨日的对手拉沃尼奇,他在前三次交手中,未胜一盘,输得干脆。有人依稀记得普伊上赛季曾短暂地跻身世界前十。但别忘了他去年在大满贯的最好成绩是第三轮,且还时常输给世界排名100开外的选手。似乎,2019年并没有太多不同。普伊在霍普曼杯输掉了所有三场比赛,来到悉尼,又遭到资格赛选手戏弄首轮出局。看上去,他就是一个倒霉蛋。普伊自己说已经完全丧失了打球的乐趣,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场、两场、三场……就这么一直输下去。我的自信也都丢了。”

图片 2

图说:普伊在澳网比赛 图IC

一场,两场,三场……五场,胜利却在墨尔本公园接踵而至,随着而来的,还有重拾的自信。拉沃尼奇是个厉害的角色,他曾打入温网决赛,他的发球叫人头疼。两天前,拉沃尼奇还打得兹沃列夫心生郁闷,后者以九连暴击球拍泄愤走红网络。但普伊,以柔克刚,降住了拉沃尼奇。全场比赛,普伊的发球直接得分虽然比对手少了十个,但一发得分率却压制对手。并且,他获得14个破发点,完成3次破发。“我耐心地寻常机会。随着比赛的深入,我越来越发现只要控制住节奏等待对手犯错,我就有机会。”澳网四强,个人突破,重要的是,旧日的魔咒被踩在了脚下。

法国范

与其他法国球手一般,普伊的圈子很小。他不喜欢天南地北地与球员们聊天,他也不在意那些转头便丢的客套虚礼。普伊只是与巡回赛里几个不多的法国同伴交好,训练比赛之余找个好口碑的餐馆去吃上一顿。当然,虽然不用西装革履,但上球场前,他总会在镜子前自己规整一番。这大概就是法国范。

图片 3

图说:普伊和法国球迷合影 图IC

因为格外低调,甚至ATP的官网都没能采集到这个世界排名第31位的小伙子的个人资料。而维基百科上,也仅有一条与战绩无关的注明:他的母亲是一位讲瑞典语的芬兰人。普伊的的同胞特松加透露,“这家伙满脑子都是网球,是一个社交不那么活跃的人,他的专注力很强。”

有人问普伊会如何庆祝在澳网的成功,他说:“现在还不好说,比赛还没结束呢。希望一切能告一段落,会和团队们出门庆祝,那时可以喝点红酒。到了下一站,便又回到战斗的心情了。”

女教练

比起平淡无奇的普伊,他的教练却是抢尽了风头。普伊今年找来了一名女教练——法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网球世界第一、大满贯冠军毛瑞斯莫。

图片 4

图说:普伊和毛瑞斯莫及团队一起 图IC

男教练带女选手,人们早已习以为常。女教练指点男球员,却仍是大新闻。毛瑞斯莫上一个出名的弟子,是穆雷。但两人最终仍是心生嫌隙,分道扬镳。“为什么我不能找女教练呢?关键点不在于这个人是男的,还是女的。我看中的,是这个人能为我带来什么。”普伊说他与毛瑞斯莫的合作非常合拍。“我们能够一起开玩笑,等到了球场上,又能非常严肃地投入。她懂得我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除了相似的文化背景,更重要的是,毛瑞斯莫的成功,曾经鼓舞了几代法国球员。当一个偶像指导自己的时候,对于普伊来说,或许将会是一个励志的鼓舞,帮助他成功。普伊的下一个对手,将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德约科维奇。后者因为锦织圭的退赛以逸待劳。小德不失礼数地评价普伊:“他一直都是个被低估的出色选手。他的实力应该是世界排名前十五甚至前十。我能看到他的潜质。希望他能够做好准备,我们俩可以为大家奉上一场精彩的半决赛。”半决赛,或许便将是黑马普伊的终点。但在这一袭奔腾中,他收获了太多。(新民晚报记者 华心怡)